• 年份酒,中国酒的套现江湖
    46665
    0

    《一代宗师》里,八卦掌掌门宫羽田说:人活这一世,能耐还在其次,都是时势使然,有的成了面子,有的成了里子。

    成为里子的人未必不想成为面子,而成为面子的人却一定不愿成为里子。

    把自己看的轻一点,把别人看的重一点,把人与人之间看的淡一些,这是一种务实的态度。对于大多数人,安天命的前一句是“尽人事”,无论任何事情,你先把人事做好,才好说天命之类自我安慰的话。虽然孔夫子说不语乱力鬼神,但是要知道以偏见为真理,以迷信为智慧才是我们生活的现实,习惯不合理本身就是一种成熟。

    有人有酒的地方就是江湖,有人有酒的江湖就有故事。没有故事的江湖,一切都不性感。当然,牛逼起来才是故事,没有牛逼起来都是事故。

    中国的年份酒到底事故还是事故?

    中国的酒企,有的靠人设活着、有的靠造型活着,也有的靠本事活着,所以才有会那么多时似而非的争议,在一个没有标准的行业,最大的标准就是企业的良知标准。

    可惜,良知这种东西,有的企业可以很高,有的企业也可以非常低。

    我有限的人生经历告诉我,越是平静的湖面,水面下的鬼魅越是深不见底,就像越是重大的事情,其实发生的时候越是异常安静,安静到大多数人都自觉地忽略了。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自从2010年之后,中国15-64岁人口开始由正转负,每年减少0.31%,这将会在2030年严重影响中国的消费市场,中国酒,身在其中。

    伴随着中国人口红利的消失,互联网一代已经成长起来,他们不结婚、不生小孩、不愿意为循规蹈矩的生活而丧失自由,他们不会隐藏个性,他们对抗权威,他们会拒绝道德绑架,他们不会再轻易沉默,他们终究会成为社会的主流,他们会屈服于社会,还是会改造社会,他们的态度其实决定了大多数中国酒未来。

    大多数人看到了中国白酒近几年名酒的增产与提价,却少有人看到中国酒越卖越贵的形式下,白酒终究只不过是日常消费品,似乎没有白酒不可以,其实,没有白酒也可以。

    对于中国酒,总有些错觉是危险的:一种是认为消费者是特别的,一种是认为自己是特别的。

    朗朗乾坤下,哪有什么特别,中国白酒的年份酒标准,无论是“酒体论”、“基酒论”、“窖池论”、“瓶储论”……归根结底只有一种标准,那就是消费者的标准。

    你可以说消费者不对,但是你绝对不能说他们错了,也许批判的武器不能带来武器的批判,在权威的阴影下,中国白酒可以为自己寻找无数的理由辩解,但是消费者依然有着最终的选择权,当中国酒企逼迫着消费者用钞票做出选择的时候,中国的年份酒也离死亡不远了。

    中国从来没有哪个行业能够像中国白酒这样成功,以至于很多时候它从不需要取悦消费者,它就标好价放在那里,爱买不买。

    作者总是在强调:如果说老一辈的消费者是因为从物质生活的贫瘠过度到物质生活的极大丰富,他们享受了中国社会高速发展下的增长红利,所以他们要以酒为媒,酒于他们,更像是一种时代对于集体的补偿;那么中国新生代的消费者,他们正面临着长期的增长停滞,在严峻的生活压力中困顿,他们大概率没有更旺盛的社交需要,也没有上一代熟人社会下的攀附压力,他们还需要喝酒吗?


    7
    打赏
    收藏
    点击回复
        全部留言
    • 0
    更多回复
    热门分类
    扫一扫,享受分享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