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仰韶与黄河》‖ 黄河之南,穿越班村人的仰韶时态
    50465
    0

    黄河流域是中华民族重要的发祥地,穿过时光隧道,追溯民族文化的历史源头,我们发现从最古老、最著名、最具有华夏民族色彩的上古传说,到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轩辕黄帝早先的社会活动,无不与黄河流域有关。

    从考古学、历史学中,还可以看到,早在远古时期,我们的先人,就是在我们脚下的这块土地上,创造了举世瞩目、名扬四海的“仰韶文化”。

    《仰韶与黄河》,以行走的方式,讲述黄河边的仰韶故事。

    4月5日,从南阎公路赴渑池县南村乡。

    尽管此前多次走过这条道路,但是并不知道路名,而且行走区间只是从仰韶酒厂到仰韶仙门山,从仙门山回到酒厂,从未超出过这段距离。

    这是一条连接晋豫、纵行豫西的国防公路,“南”指三门峡渑池县的南村乡,“阎”指洛阳嵩县阎庄,全长125.57公里。

    此行之前,省内和渑池当地的文化人士和我有一番交流,关于仰韶与黄河的渑池路径,他们建议从南村乡走起,因为这里人文丰茂,山河雄峻——

    这里有古代黄河中游三大名渡之一的利津古渡、有东周第二代国君周桓王的陵寝;

    渑池八景之中,此地有“利津古渡”“桓陵秋草”“涧源春涌”三景;

    这里是被专家认定的黄河冲决处,对于丰富黄河文化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渡口附近,还有班村仰韶文化遗址,仁村龙山文化遗址,青山旧石器文化遗址。

    沿途行车的大片平缓地段,还会经过仰韶酒业为近期开业积极准备的仙门山景区。

    “当然,因为小浪底库区建设的问题,上述有些地方可能已经被淹没水下,你要有膜拜的心情、知识的积淀、联想的水平。”师长们提示我。

    我决定一路浏览,把行走的重点放在南村乡所属的班村仰韶文化遗址,即便只是在水边看一眼,也是弥足珍贵的现场感。

    渑池县城到南村乡50余公里。春风三月,百里山川,车窗外红黄映衬、绿意喷礴,大约半小时左右,行驶至七沟八岭相汇之处,地段平整开阔,仰韶酒业正在兴建的仙门山景区一派忙碌气象。

    过仙门山后沿中关河平行向北,宽窄相间的河床上次第种植了大片的油菜花,司机告诉我,仰韶酒业在此植种了近千亩油菜田。在此前的数日,仰韶的俊男靓女们已经在此拍出大量视频,传播出去令人艳羡。

    这一段路,我们打开窗户,放慢速度,任油菜花的气息涌入车厢,洗心润肺。

    南阎公路往北面走到尽头,就是南村,其地就在黄河南岸。往北越过南村黄河大桥,就是山西省垣曲县,在小浪底水库建成之前,没有黄河公路桥的时候,这里是著名的利津古渡所在地。如今,库区碧波万倾,蔚蓝深邃,沿水面向东西两边张望,漫无边际,令人顿生渺小感、敬畏感。

    班村仰韶文化遗址位于南村的上游,处在黄河与涧河的交汇处,南为崤山余脉韶山,隔黄河对应着中条山余脉。但这不是一个可以据此导航的座标,我所引用的是2000年前的渑池县域地图。地图上标注的这个班村遗址,如今沉没于小浪底库区之下——在2000年汛期及水库注水之前,班村人怀着难以割舍的心情离开黄河岸边。他们之中,223户930人分布于本县李家洼、十里铺、安北三个移民点,175户738人安置在开封县杏花营移民点。

    杏花营的移民点仍叫班村,而渑池班村,成为班村人永恒的记忆。

    与大河村、仰韶村的发掘经历不同的是,班村的考古成就是配合型或说抢救型的结果。它没有仰韶村遗址上安特生、刘长山那样的偶遇,也没有大河村村民的巧合,而是中国考古学界根据黄河小浪底水库区的建设需要进行的任务性发掘。

    从1991年开始,由中国历史博物馆(现国家博物馆前身)馆长俞伟超教授联合科研、教学十余家单位组成考古队,对班村进行大规模的综合发掘。

    在5000平方米的发掘范围中,考古队获得大批实物资料——从遗址中的庙底沟二期文化层的灰坑中,发现大量的粟和黍的炭化米粒,说明坐落于黄河南岸二级阶地上的班村遗址时期的先民,主要种植耐旱的农作物。在生活器具方面,班村仰韶文化遗存的彩陶器瓶有:瓶、钵、盆、罐、瓮、釭、灶、鼎、壶、杯、甑、盂、器盖、器座等。

    班村遗址与仰韶村毗邻,时代相近,均为典型的仰韶文化遗址。后来的研究者采用物理、化学手段分析班村出土文物的陶彩,发现白彩由石英和非晶态的铝土矿组成,红彩和黑彩的显色成分则分别为赤铁矿、锌铁矿等多种矿物成分,证明了仰韶先民就地取材的智慧。今天科学的探矿设备已经证明并精确测定了这些矿藏在渑池境内的分布脉络,那么,7000年前的仰韶时期先民,又是如何识别矿脉、取法自然呢?

    这是一个美丽的谜。

    为小浪底库区建设做出奉献的同时,黄河岸边的班村人知道了脚下这片土地的珍贵能量,知道自己是谁,从何处而来!

    7000年前的那具陶甑,可曾蒸馏过粟黍?那一盏陶杯,可曾盛装过盟誓言的琼浆?

    此时,站在高高的黄河堤岸,眼前似乎被一道光波引领回到惠风和畅的仰韶时代——黄河南岸的班村先人,在制陶涂彩、种植粟黍、饲养畜禽,远离喧嚣和纷争的桃源世界,个个面生祥和之光,对7000年后时光使者的到访,欢喜至极,以彩陶斟酒高擎过头:“到我仰韶处,且品彩陶香”。


    2
    打赏
    收藏
    点击回复
        全部留言
    • 0
    更多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