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毛药酒的处方公开后,中医哑然失笑
    332
    0

    备受消费者关注的鸿毛药酒,日前在舆论的的高压下,终于揭开了其神秘的面纱。

    鸿毛药酒的处方表

    在鸿毛药酒的主要成分表中看到,除去一些非主要成分,剩下的大约就是157公斤的酒中,加了30公斤的糖而已。其糖含量高达16%,高度白酒加上高含量的糖,鸿毛药酒竟然宣称长期饮用可以治疗高血压和糖尿病,是不是有点丧心病狂,道德严重缺失呢!

    在187公斤成品中,有一公斤红曲粉,剩余的其它药材,加起来也只有一公斤左右,这还不算蒸煮之后倒掉的残渣。看到这个配料比,中医看了哑然失笑。

    熟悉中医的都知道,15g,是多数中药一份方剂的剂量。也就是说,一付中药的普通剂量,加上了157公斤的白酒,又加上了30公斤的糖水,就成了百病皆治的神药。

    俗话说:事有反常必有妖孽。这样的产品被吹成神药,包治百病,是谁在背后这么卖力,按照常识那肯定是利益关联方。

    第一人为柳长华,柳长华头衔是中国中医科学院教授、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在媒体的公开报道中,柳长华常年发表诸如“保护鸿茅药酒等非遗瑰宝义不容辞”,“做好中华药酒文化的传承是鸿茅药酒发展的核心动力”,“鸿茅药酒独特的‘八步古法’酿制技艺,作为中医药的原创科技资源,属于中医药文化不可再生的资源”等观点。

    不光是谈非遗问题,柳长华还多次以中医专家的名义接受采访,介绍鸿茅药酒的药效和药用价值。他在2016年接受新华网采访时专门谈到,“鸿茅药酒是可以天天喝的服食养生之药”,而完全忽视鸿茅药酒是非处方药的本质。

    另一位在鸿茅药酒的宣传稿中多次出现的专家名叫孟根杜希。他曾多次以内蒙古医科大学附属蒙中医院院长、蒙医专家的身份,提出“鸿茅药酒是蒙医瑰宝”等观点。

    据查显示,内蒙古鸿茅大酒坊有限公司的两个自然人股东之一也叫孟根杜希,他以20万元的出资额,持有公司40%的股份。

    还有一位曾经为鸿茅药酒“著书立传”的医生杜毅,也在鸿茅系任职。

    网络资料显示,杜毅现任内蒙凉城县医院副主任医师,兼中国凉城鸿茅集团科研所所长及内蒙鸿茅天然药物研究院副院长。2000年他主编的《古方揭秘——鸿茅药酒中药成分与药理研究》公开出版。此外,知网信息显示,杜毅在《内蒙古中医药》上还曾发表过名为《鸿茅药酒稳定性考查与研究》的研究文章。

    在老百姓看来,很多不合理不合法的事情可以大行其道,可以合法化,一些恶行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招摇撞骗,关键是监管失灵的缘故,进步拷问监管为何会失灵?

    有人问岳飞:天下何以太平?岳飞回答: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惜死,天下自然太平。




    11
    打赏
    收藏
    点击回复
        全部留言
    • 0
    更多回复
    热门分类
    扫一扫,享受分享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