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新闻资讯 -> 食品科技

    当雀巢把供应链放进CEO的手机屏幕里时

    食品科技

    2019-03-02 16:22:04

    225 0

    “这还只是一个开始”,2月21日,雀巢大中华区供应链高级副总裁董明在媒体发布会中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在董明的身后悬挂着一块显示屏,屏幕上充满了各项数据的图表,这些经过“可视化”处理的数据正在实时的展示雀巢供应链在阿里生态内的整体情况,其中可以清晰的辨别出某一个区域的库存情况、订单总量,一段时期内货物的派送情况等。

    供应链

    这是2月21日正式上线的“智能供应链大脑”项目,为雀巢设计这一项目的是菜鸟网络,据菜鸟方面提供的信息显示,雀巢销售的全渠道商品状况都可以实时展示,并自带智能算法分析,菜鸟方面希望以后CEO们只需要通过一部手机,在吃早餐的间歇就可以完成供应链决策。

    数据化已经成为大型企业经营和决策的重要工具,在雀巢的内部,许多公司的决策开始基于大数据——实际上是基于隐藏在背后的消费者诉求——而做出的。

    在这样的背景下,利用数据化逐步重构企业的供应链,并由此形成新的增长点正在成为一些大型企业的选择。“在供应链数据化的路上,我们可以看到老的供应链更多是推力在作用,推力是指我们曾经把这个货品从生产推到渠道推到消费者,并不是用消费者去引领生产。新的则更多指向拉力,这个拉动是从消费者需求开始到生产,在整个新的供应链下,更多是以消费者为核心的供应链,而不是以生产商为核心的供应链。”董明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看得见的供应链

    大中华区是雀巢的第二大市场,仅2018年雀巢就在大中华区推出了超过60款产品,这些产品伴随着复杂的供应链系统进入庞大的销售群体,并由此产生了超过470亿元人民币的营业收入——根据雀巢公司的年报显示,2018财年,雀巢在大中华区营收同比增长6.48%至70.04亿瑞郎(约合人民币474亿元)。

    2月21日下午,在望京雀巢的一间办公室内,庞大供应链的一角正展露在一块电视屏幕之上。“希望大家不要将屏幕的照片发出去,上面的数据都是实时的,反映了雀巢供应链的真实情况”,在采访进行前,雀巢的工作人员提醒到。

    一系列的供应链数据图表,依照着一定的逻辑顺序,依次出现在显示屏的不同位置,点开其中一个页面,可以看到雀巢大中华区一个区域内订单总量、库存金额、周转天数、发货量,仓库的库存量则用不同颜色的小点显示。“可视化是我们这个系统的一个特点,我们希望能够让数据看起来更‘性感’一点”菜鸟国内供应链平台解决方案总经理普世表示。“性感”并不是雀巢使用这一平台的唯一理由,雀巢希望能够利用这一平台为其供应链决策提供依据。

    “我给大家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春节期间购物一般都会有赠品,赠品和产品不一样,一般只会集中放在几个区域大仓里,如果无法制定一个较为准确的配货预期,就会出现大量的跨区域配货,这也带来两个问题:一是跨区域调配成本会提升;二是跨区域发货消费者收到赠品的速度会变慢,容易被消费者投诉”。雀巢大中华区电商负责人王雷表示。

    在这块屏幕上,一项数据即是实时的跨区域配送比例。在王雷看来,通过这一数据可以更加准确的知道把赠品放到哪些仓,以减少跨仓发货的比率。“在数字经济的大时代,企业要走向数字化经营,就需要一个全数字化的供应链管理系统。”菜鸟副总裁王文彬表示。

    菜鸟第一站

    对于主要关注与物流网络服务平台的科技公司菜鸟网络而言,此次上线的“智能供应链大脑”项目是其涉入这一领域的第一站,根据菜鸟方面提供的资料显示,“菜鸟智能供应链大脑”项目在未来还将向更多商家开放。

    值得关注的是,在这块屏幕显示的数据均是雀巢在阿里生态内的供应链数据——这些供应链数据此前被分割成诸如天猫旗舰店、零售通等若干块。

    “传统的供应链管理成本较高,要通盘获取全渠道、全链路数据需要不同的部门进行汇总,再从各处需求进行分析调配,需要花费数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董明对于以前的供应链数据情况如此介绍道。

    这也意味着,本身即属于阿里生态一环的菜鸟在这一案例中扮演的角色与一般提供类似数据可视化服务或ERP系统(企业资源计划管理系统)的技术公司存在较大的差异。

    在普世看来,传统的ERP更多的是企业内部的人财物的管理,但是菜鸟在做的是供应链协同,供应链包括企业内部和运输。“比如说菜鸟,其实是雀巢的物流服务和供应链服务的提供商,从菜鸟的角度来讲,将来还可以协同他的原材料提供商,这种跨企业、跨供应链端上端下的协同是很不一样的地方,我们突出的优势在于全渠道、全链路而且是实时的一整套监控管理体系”,普世表示。

    数据未来

    雀巢的供应链部门已经开始在使用这一平台帮助决策,雀巢和菜鸟也正在推动这一平台从显示屏走向手机屏幕。

    “我们希望当我们的CEO每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打开这个屏就能够知道在供应链发生了什么,我们的生意发生了什么,我们应该怎么应对新零售环境下的变化”,雀巢工作人员表示。

    这种变化并不仅仅局限于2C端。在董明看来,数据实时的可视化之后,也将给予品牌供应链上游一个更加有效的促动,使整个供应链的链路更加快速的反应针对消费者需求。“比如线上有货率,如果线上缺货了我能从线上直接感知到我的缺货,并且我的供应链同事能够根据这个缺货尽快的安排订单和补货到各个仓库”,董明表示。

    普世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从技术的角度,这一系统是开放的,未来可以接入更多的供应链数据。

    但对于雀巢以及其他意在推动供应链数据化的企业而言,还有很多数据的“基建”工作需要进行。“大部分企业面临的问题,不是不想把这些东西融合进来,而是很多传统的渠道的数字化的能力不够”,王雷表示。在他看来,许多渠道的数字化能力还需要继续推动。

    这种推动不仅需要技术商提供的系统,也有赖于富有供应链管理经验的企业深度参与其中。“雀巢的案例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其实屏幕上出现的每一项数据都不是拍脑袋定的,为什么要放这一项数据而不是另一项,这背后都有很多供应链管理经验的支撑”,普世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菜鸟供应链平台负责人弘伟也表示,各种各样的分析指标是从原始数据不断通过对业务的判断而来的,这需要有很深的行业理解和供应链理解才能识别和定义出来好的供应链指标,所以,分析能力和对供应链管理的深刻理解是不可或缺的。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报


    扫一扫
    享受分享乐趣

    推荐阅读

    
    全部评论(0)
    • 积分

      99

    • 文章

      426

    • UID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