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新闻资讯 -> 酒业新闻

    稳居第一 白酒股数字美丽又残酷

    酒业新闻

    2019-11-04 09:01:31

    3668 0

    近几年来白酒行业发展迅速,无论是名列前茅的“茅五洋”,还是紧跟其后的汾酒、泸州老窖等名优酒企在资本市场上都表现不俗。随着2019年各大酒企半年报的纷纷披露,白酒行业2019年的发展到底呈现出怎样的趋势?这样的趋势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

    白酒股一直是近两年引人注目的一支“白马股”。从整体数据上来看,在2019年食品饮料行业中,白酒、肉制品、其他制品、调味品及乳制品收入同比实现双位数增长,增速分别为19.98%、14.89%、13.65%、12.90%和11.76%;啤酒收入同比个位数增长,为6.20%;葡萄酒、黄酒及其他收入同比负增长,增速分别为-7.06%、-2.40%,白酒的增长速度稳居第一。

    从行业内部看,2019年上半年,有17家白酒上市公司共实现营业总收入1283.14亿元,同比增长19.22%;归母净利润442.96亿元,同比增长25.83%。其中营收方面,14家白酒公司增速超过10%,有9家增速超过20%,另外,酒鬼酒营收增长35%、老白干酒增长34%;净利润方面,15家白酒公司上半年增速超过10%,其中12家超过20%。

    纵观白酒股整体表现来看,虽然依旧表现不俗,但营收、利润的增幅都相比于去年有所放缓,而白酒股的分化现象也逐渐凸显出来。

    如果将所有白酒股分割来讲,大致可以分为这三类:

    优势凸显,位于顶端的“茅五洋”

    2019年半年报中,贵州茅台实现营业收入394.88亿元,同比增长18.2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9.51亿元,同比增长26.56%;紧随其后的五粮液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71.51亿元,同比增长26.75%;净利润93.36亿元,同比增长31.30%。一家剑指千亿目标,一家向着全年500亿迈进。五粮液的上半年表现十分突出,虽然总体规模略显逊色但在营收与净利润增速上超越了茅台,龙头茅台虽然增速放缓,利润方面却远超五粮液两倍还多。

    位于第三的洋河股份营业收入159.99元,同比增长10.01%,净利润55.80亿元,同比增长11.52%。相比于前两者无论在营收额还是在增速上都比较落后,甚至达不到远远低于其营收的一线、二线酒企增速水平。除了在增幅上“失速”,根据洋河股份2019年上半年年报显示来看,洋河股份出现了较为反常的现金流问题。2019年Q2,公司经营性现金流-5.10亿元,这是自2008年披露业绩以来42个季度里第一次经营性现金流出现负值。

    从洋河2019年半年报来看,洋河的应收票据相比去年同期大幅增长,预收款项也有所下滑,由此可以推断出是在变相的补贴经销商,这与经销商渠道压货现象严重不无关系。

    和其他实行大商制的酒企不同,洋河采用的是深度分销模式。公司负责市场开发、品牌推广、消费者教育等支出,经销商只负责物流和回款,低毛利低风险运作。本质上是“企业承担了更多的风险,经销商拿到了较低的毛利率”,在行业不景气或平稳发展阶段,这种模式是有利的。等于企业变相补贴了经销商,经销商得到了更多保障。但在近两年白酒行业快速发展时期,众多白酒品牌纷纷向市场砸钱,如果它们给出的毛利率大大高于洋河,那么经销商自然乐于推荐和销售渠道利润弹性大的品种。

    竞争激烈,你追我赶的后来者

    “茅五洋”稳坐前三宝座,“第四”的位置却惹来不少一线名酒的你挣我夺。在营收为两位数(单位为亿元)的众多企业中,泸州老窖、山西汾酒、古井贡酒形成了一个竞争圈,2019年上半年年报显示,泸州老窖营业收入80.13亿元,同比增长24.81%;净利润27.50亿元,同比增长39.80%;山西汾酒营收63.77亿,同比增长22.30%;净利润11.90亿元,同比增长26.28%;古井贡酒营收59.88亿元,同比增长25.19%;净利润12.48亿元,同比增长39.88%,泸州老窖营收比山西汾酒多16.36亿,净利润多15.6亿。由此可见,三家酒企无论在营收、利润还是增速上差距不大,是彼此最有力的竞争对手,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被反超。

    以顺鑫农业的牛栏山二锅头为代表的酒企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争夺。显而易见,无论是“茅五洋”还是泸州老窖、山西汾酒、古井贡酒,他们的竞争都集中在高端市场,比如:五粮液在上半年报中称,公司酒类产品毛利率达到78.16%,创近三年新高,销售净利率达36.12%,同比提升1.77个百分点,主要得益于五粮液核心产品量价增长,整体产品结构进一步优化;而泸州老窖2019年上半年高档酒的营收为43.13亿元,同比增长30.47%,占据了全部营收的一半;山西汾酒的主打汾酒营收在56.33亿元。

    因此定位于“民酒”的牛栏山无疑是中低端市场的王者,2019年顺鑫农业上半年白酒收入66.58亿元,同比增长15.31%,增速略有放缓。然而,在争相追逐名酒、高端白酒的当下,靠着“大众酒”取胜的顺鑫农业如果想要赶超其他酒企,必须要打破壁垒,不断扩大规模,才能在千亿规模的低端酒市场上拔得头筹,与中高端市场上的白酒企业一决高下。

    分化凸显,业绩尴尬的垫底者

    一份“成绩单”上,有拔尖儿的“学生”,自然也有“差生”。2019年上半年,21家白酒上市公司,出现了3家亏损企业,他们分别是:金种子酒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5.06亿元,同比下降7.80%,归属净利润-3178.34万元,同比下降629.21%;伊力特酒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9.40亿元,同比下降5.72%,归属净利润2.02亿元,同比下降6.38%;青青稞酒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5.42亿元,同比下降22.46%,归属净利润0.22亿元,同比下降75.41%。其中金种子酒是业绩降幅最大的公司,青青稞酒则是营收降幅最大的公司,而原先已暂停上市的*ST皇台在盛达集团入主后,主营业务好转,营收增长最高为103%。

    当前白酒行业正呈现结构化调整趋势,行业分化加剧,消费升级和集中度正向行业头部企业集中,同时伴以挤压式增长,对这些被挤压的酒企来说是非常残酷的。在众多白酒公司半年报中,我们可以见到白酒消费升级、产品优化升级等词语频频现身,伊力特以及青青稞酒的半年报中也提到了高端及次高端产品全国化竞争格局使白酒行业竞争加剧,区域性酒企面临行业竞争加剧风险。这既是众多白酒公司业绩不断增加的原因,也是少部分企业业绩接二连三下滑,甚至出现亏损的原因。

    在龙头企业稳健发展的状态下的,白酒在次高端、高端市场的竞争越来越激烈,茅台、五粮液等在有口皆碑的情况下,有足够的资金与实力持续升级产品,塑造更高的品牌价值,而区域性酒企大多数在高端市场承担着品牌价值与产品价格难以贴合的情形。除此之外,白酒全国化的发展趋势也让区域性酒企在本土市场与外省市场上的争夺越来越强烈,它们既会陷入高端酒市场竞争乏力的境地,还会面临本土市场被抢夺,外省市场难以拓展的难题。

    作为新疆酒企代表,伊力特表示上半年销售面临着挑战严峻,疆内市场销售总量萎缩,疆外市场处于开拓期,公司营销处于战略转型期。2019年上半年,伊力特疆内市场销售收入约6.98亿元,同比下降3.73%;疆外销售收入约2.32亿元,虽同比增长不错(10.3%),但明显占比较小。另外,伊力特2019年上半年高档酒收入约6.93亿元,增长11.45%;中档酒销售收入约1.75亿,同比下降33%。

    白酒行业的竞争格局日渐清晰,分化趋势非常明显,强者恒强、弱者愈弱已成为行业常态,以茅台、五粮液为主的高端市场格局稳定;次高端白酒市场排位尚未确定,竞争格局存在一定变数,基本以区域龙头且全国名优酒酒企为主;除了高端、次高端白酒品牌,白酒行业参与者还包括地方强势品牌,地方强势品牌白酒主要以地方性龙头企业为主。从品牌力和酒的品质上看,地方品牌想进入次高端白酒市场难度较大。所以,这几年白酒行业在谋求高端化转型,推行大单品战略的同时力也在探索白酒之外的增长空间,纷纷做起了红酒、果酒、洋酒等业务,但很少有一炮而红的。

    来源:中国酒业杂志


    扫一扫
    享受分享乐趣

    推荐阅读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