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新闻资讯 -> 酒业新闻

    酒类消费税改革再掀浪潮

    酒业新闻

    2019-11-08 15:50:21

    2787 0

    近日,国务院就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制定了《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推进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并印发,《方案》中涉及的主要改革措施就包括:一是保持增值税“五五分享”比例稳定;二是调整完善增值税留抵退税分担机制;三是后移消费税征收环节并稳步下划地方。

    今年上半年,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我国内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接近80%,其中消费贡献率达到60.1%。在“内需成为经济发展主引擎、消费压舱石作用凸显”的背景下,“后移消费税征收环节并稳步下划地方”的改革举措,引发了酒业人的关注与解读。

    白酒税率解读

    1994年税制改革后,白酒税收主要由增值税与消费税构成。当前,酒类企业的增值税为13%;消费税计税价格包括两项:20%的从价税率和0.5元/斤的从量税。

    2019年3月,国家对增值税进行改革,“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税率降低到13%”,“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作为制造业的一个分支,受减税降费的利好,为企业酿酒技术创新和基础建设等投入,腾挪出相当可观的资金。

    当时,就有业内人士指出,按照白酒年销售规模6000亿元计算,3个点的降税,将为酒企节约超180亿元的资金,“有利于实现企业创新投入,推动产业转型升级”。

    如果说,增值税的下调是切实的降税减费,于企业而言,是在做“减法”,那么,此次,“后移消费税征收环节并稳步下划地方”的举措,于企业而言,是加法还是减法?

    先看消费税的界定与作用。消费税在对货物普遍征收增值税的基础上,选择部分消费品再征收一道消费税,目的是为了调节产品结构,引导消费方向,保证国家财政收入。此次消费税的改革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征收环节后移,将部分在生产(进口)环节征收的现行消费税品目逐步后移至批发或零售环节征收;二是稳步下划地方,拓展地方收入来源,增量部分原则上将归属地方。

    目前,我国对包括烟、成品油、小汽车、酒、贵重首饰珠宝、高档手表、高档化妆品等15类商品征收消费税。其中,烟、油、车、酒四类商品贡献近99%的国内消费税,而在此次《方案》中,并未提及对烟、酒等商品实施“后移消费税征收”的细则,只是明确指出,“具先对高档手表、贵重首饰和珠宝玉石等条件成熟的品目实施改革,再结合消费税立法对其他具备条件的品目实施改革试点。”。

    为何先对高档手表、贵重首饰和珠宝玉石等品目实施改革,有财经人士就指出,“主要因为这部分产品在消费税收入中占比相对较小,有助于试点稳步推进”,这也与《方案》中提到的“整体调整品目经充分论证,逐项报批后稳步实施”的精神一致。

    一旦实施,促使价格上调?

    《方案》一出,一众证券公司纷纷发表了研报,解读政策。其中,中金公司的一份关于《后移消费税征收环节将对白酒产生一定潜在影响》的研究报告,迅速在网上流传。中金公司在研报中指出,“此《方案》对白酒的后续潜在影响较大,对啤酒和其他酒类影响较小,啤酒目前只有从量税,将适度受益白酒行业在流通环节的税收增加;对白酒行业短期影响较小,中长期影响较大。”

    有媒体用“最难啃的硬骨头”来形容“后移消费税征收环节”的推进实施,毕竟,该项举措承担着“将消费税逐步下划地方,补充地方税收收入来源,有助于健全地方税收体系”的重任,“将征税的环节由生产转向批发或零售”,于酒业而言,中金公司也在研报中发表了“整个酒类行业短期内后移消费税征收环节难度较大,但是地方政府将有积极性先从经销商对外批发环节征收”的预测,并进一步分析指出,“如果行业整体实际消费税率征收不变,那么,流通行业将因财务透明化而增加较大的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以及资本利得税,将增加流通行业运营成本,从而间接提升产品价格和税负。”

    对于流通环节的影响,酒业分析师蔡学飞表示,“目前,毕竟具体实施细则还没有出台,还不能妄自论断,但从长远来看,白酒消费税的调整,将有利于酒类消费税的规范化,对整个中国酒业是一大利好,特别是有利于整个酒水行业去泡沫化,促进产业升级,倒逼部分中小企业放弃短视的价格战,转向类似于开展酒庄游、探索新零售等渠道升级、服务升级的品质竞争中,这与消费升级的导向是一致的。”

    蔡学飞分析说,目前,白酒行业呈现强分化的趋势。名酒企业已经完成了价格升级,是完全的品牌导向,酒类消费税即使调整,对其产生的影响也不会太大。即便是“后移消费税征收环节”落地实施,名酒坐拥品牌优势和渠道优势,即使在同样的税收管控下,也有一定的资源,对经销商、终端客户等进行变相的补贴或者扶持,来抵消这种影响。再看依赖价格导向、促销导向的区域中小企业,他们的品牌力低、渠道议价能力较弱,如果将征税的环节由生产转向批发或零售,那么,区域品牌渠道的话语权会减弱,他们的发展会受限。

    利润摊薄是首当其冲的影响

    对于目前国内白酒行业呈现“全国型+区域型+多元化中小型酒企共存”的产业、市场、消费格局来说,白酒消费税目后移到零售环节,不仅高度契合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政策基调,也是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手段。

    对于消费税目后移到零售环节,酒业营销专家邹凌远抛出了“对于酒企来说,表面上看消费税后移至零售环节是减轻了企业经营成本,但事实上酒企并未获得真正的政策红利”的观点。

    他认为,“后移消费税征收环节”会使经销商税赋加重,这必然会导致压力转回酒企,即便酒企自营渠道,这部分成本也同样无法避免。因此,一旦白酒税改正式落地,过去通过系列多、单品多抢占市场份额的方式已经行不通了。酒企要保证整体经营业绩,一方面要严格管控每一个环节的经营成本,另一方面也要持续优化产品结构,保证产品具备足够的利润空间。”

    立足整个产业来看,白酒相关消费税目后移至零售环节,看似只针对零售这一个环节,产业链条上的所有环节都受影响。在市场常态环境下,这是通过政策倒逼白酒产业去泡沫化,也是通过零售端去倒逼全产业链各环节摆脱传统思维模式,顺应新时代要求去持续优化升级。

    当前,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增加高品质的产品和服务有效供给,推动需求引领和供给变革相互促进,才能有助于酒业实现高质量发展。

    从长远而言,无论酒类消费税如何改革,酒企和经销商都要以满足消费升级的总基调,建设学习型企业,通过文旅项目升级渠道等创新方式,强化与消费者的沟通,提升服务品质和服务内容。

    来源:华夏酒报


    扫一扫
    享受分享乐趣

    推荐阅读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