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新闻资讯 -> 饮料新闻

    谋求多品类发展 饮料企业扎堆上市

    饮料新闻

    2020-05-20 11:12:54

    13554 0

    一波三折的农夫山泉上市之路终于明朗化,3月初农夫山泉向证监会提交境外IPO材料,4月29日在港交所官网披露了招股书。筹备了近一年时间的农夫山泉,终于在港交所开启了“上市时代”。而在数日前,饮料行业另外两家企业 —— 椰子汁生产企业欢乐家、功能饮料品牌东鹏特饮在中国证监会官网公布了招股书。

    业内人士指出,消费端的升级正在驱动产业端升级,整个饮料行业进入一个高度同质化以及品类创新升级迭代速度缓慢的状态,饮料行业在寻求多品牌、多品类、多渠道、多场景、多消费层次的布局。在这种布局下,饮料企业急需通过上市募资,满足自身渠道、品牌、国际化的投入激增以及未来全产业链的布局。
    彰显品牌发展战略雄心

    近年来,围绕农夫山泉上市的传闻屡次出现。早在2017年3月,农夫山泉出现在浙江辖区辅导上市的公司名单中,引发其上市传言;2017年11月,农夫山泉将借壳乔治白上市的传言再次出现。

    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曾在2017年6月公开表示:“资本市场讲究需求与被需求,但农夫山泉现在没需求,因此不需要上市。”然而,近半年来农夫山泉上市消息又频频传出。2019年11月,农夫山泉被曝计划在中国香港进行10亿美元规模的IPO,最早在2020年上半年实施。

    作为中国软饮料行业盈利能力最强的企业之一,2012—2019年,农夫山泉连续8年保持中国包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位置。据农夫山泉招股书,2017年、2018年、2019年收益分别为174.91亿元、204.75亿元、240.2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7.2%,高于同期中国软饮料行业5.8%以及全球软饮料行业3.1%的增速。其中,农夫山泉饮用水贡献收入占比超57%。农夫山泉主要产品包括包装饮用水、茶饮料、功能饮料及果汁饮料等类别,包装饮用水始终是第一大品类,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包装饮用水产品的收益在总收益的占比分别为57.9%、57.5%及59.7%,其次是茶饮料和功能饮料。

    与经历传闻、否认IPO过程的农夫山泉不同,东鹏特饮上市的决心一直坚定。4月24日,证监会官网披露了东鹏饮料首发上市招股说明书。与其他饮料公司上市的一波三折相比,东鹏饮料从2019年6月传出接受上市辅导到2020年4月招股书预披露,仅仅用了10个月。根据招股书,东鹏饮料拟在上交所上市,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不超过4001万股,募集资金总额将根据发行定价结果最终确定。2017—2019年,东鹏饮料营收分别为28.43亿元、30.37亿元、42.08亿元。

    与东鹏特饮同一天发布招股书的欢乐家,拟在创业板上市,公开发行新股不超过4100万股。招股书显示,2019年欢乐家营业收入14.24亿元中,99.52%来自主营业务收入,而其中饮料收入占比达到60.3%,椰子汁贡献了43.55%的营收,相比之下,罐头产品营收占比已下降至39.7%。

    其中,欢乐家上市募集的5亿元资金将用于年产13.65万吨饮料、罐头的建设项目,营销网络的建设项目,研发检测中心项目和信息系统升级建设项目,4个项目分别使用资金2.58亿元、2亿元、2279万元和1100万元。也就是说,若上市募资成功,将有一半用来扩大产能。

    对于饮料企业扎堆上市,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当前整个商业环境、消费端发生很大变化,企业谋求上市为品牌加持,此外,随着多品牌、多场景、多品类、多渠道、多消费人群的战略规划,饮料企业未来或许将涉及更多产业和品类市场,对资金的要求将会更高。
    募集资金支撑未来发展

    据招股书信息,农夫山泉、欢乐家、东鹏特饮上市募集资金的目的之中,均包含持续进行品牌建设、扩大产能、加大对基础能力建设。

    近年来农夫山泉新增加的水源地情况并不乐观。目前,农夫山泉共有10个水源地。主要生产基地仍为2005年以前的浙江千岛湖、吉林长白山、湖北丹江口和广东万绿湖。而随着环保意识增强,农夫山泉近年来新增的水源地取水量则是越来越小,2019年新增的水源地取水量仅为504千立方米/年。虽然农夫山泉目前拥有的水源地获批取水量远大于公司实际生产量,公司短期内不存在取水量不足的问题,但集中在浙江、广东、吉林和湖北水源地的产品也受到运输半径限制。农夫山泉拥有的可生产矿泉水水源地较少,未来不利于产品升级。此外,农夫山泉饮用水平均吨价已经连续下降2年,公司解释称是因为单价较低的大包装饮用水销售增加。短期内,农夫山泉可能面临毛利率下降风险。受国内水源地稀缺性限制,农夫山泉已经开始走向海外,收购了新西兰瓶装水公司Otakiri Springs。

    作为中国瓶装功能饮料品牌,东鹏特饮拟通过本次发行股票募集资金,其中8亿元拟用于生产基地建设(包括华南生产基地建设项目、重庆西彭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等)、3.71亿元用于营销网络升级及品牌推广,7521万元用于信息化升级建设、3147万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2.1亿元用于总部大楼建设。同时,东鹏特饮在招股书中表示,建设生产基地首先可以缓解产能瓶颈,提高公司供货能力;其次可以进一步拓展中西部地区,完善产能布局;最后将加强公司规模效应,提升市场竞争优势。

    欢乐家准备将募集资金的2.58亿元用于年产13.65万吨饮料、罐头建设项目,提高现有饮料及罐头的生产技术水平,提高产品质量,进一步增强综合运营效率、信息处理能力。其中,扩充产能中,椰子汁的产能规模扩张是重点,规划产能高达7万吨,几乎占到扩张总产能的一半。

    值得一提的是,2017—2019年,欢乐家椰子汁的销量分别为10万吨、11万吨、11.6万吨,增速不超过10%。即便是在2019年,欢乐家罐头产品和饮料产品合计的销量也不过23.8万吨。产能利用率未满且主力单品没有爆发式增长的情况下,欢乐家是否能够消化IPO募资扩大的产能存在质疑。
    做大做强做透主业是首要

    由于饮料行业进入门槛较低,我国食品饮料企业数量众多,小微企业面临的市场竞争激烈,龙头企业则具有较高的品牌价值,并且规模优势持续凸显。

    快消行业需要不断推陈出新,农夫山泉也不断调整自己的产品架构。不过,在整个营收240亿元中,农夫山泉的六成收入来源于饮用水。农夫山泉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农夫山泉旗下各产品类别的收入占比处于一个相对稳定的水平。2019年,包装饮用水的收入占比达59.7%,而茶饮料和功能饮料的占比则分别为13.1%和15.7%。

    东鹏特饮公布的近3年营收情况,包括能量饮料、非能量饮料以及包装饮用水三大类型。2017—2019年,东鹏特饮营业收入分别为28.4亿元、30.4亿元、42.1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其中能量饮料分别贡献的营收为27.35亿元、28.85亿元和40.03亿元,占总收入的96.19%、94.99%和95.11%。对此有专业人士表示,产品过于单一,如果能量饮料行业市场环境出现恶化,可能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多品类的发展,也成为饮料企业的主要拓展方式。在包装饮用水的基础之上,农夫山泉尝试产业多元化发展,从卖饮品到卖水果,2018年8月又开始卖大米。2019年,农夫山泉连续推出近10款新品,其中包括运动饮料、植物蛋白类酸奶、面膜、身体乳、咖啡甚至咖啡机。2019年下半年,农夫山泉推出低温NFC果汁、含锂型天然矿泉水、苏打矿泉水新品。东鹏特饮也在努力开发并推广新产品,比如柠檬茶、陈皮特饮等,但新产品的培育需要时间,更需要不断增加市场投入,目前来看,在新产品推广方面,东鹏饮料并没有很大起色。

    业内人士表示,多元化是必然,支撑品牌多元化布局的关键,除了差异化的口味外,还要有更多技术支撑,达成目标用户内心期待的健康诉求,这无疑是需要大量投入的。

    朱丹蓬认为,在上市前,饮料企业需要调整自己产品结构和运营模式,形成持续的盈利能力,以便更适合未来上市公司的运作,并且能够达到高溢价。“有很多企业,当主业还没做大做强做透的时候,就贸然进行多元化品类运营,通常带来的都是失败,消费品行业需要做透主业再考虑其他。”

    来源:中国食品报


    扫一扫
    享受分享乐趣

    推荐阅读

    

    文章评论

    注册或登后即可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

    全部评论(0)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