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新闻资讯 -> 酒业新闻

    停产风波引发:张弓酒业的“前世今生”

    酒业新闻

    2019-04-15 17:10:30

    11464 0

    历倒闭、破产、重整,张弓没死,活得不好,以“张弓酒厂”、“张弓酒业”、“张弓老酒”三种形态存在,市场上出现了三个品牌的酒“张弓酒”“皇封酒”和“老南厂”酒。

    中国白酒发展史上,张弓留下“低度酒鼻祖”的印迹,但属于它的历史机遇很可能已经过去。

    缺乏长远而清晰的战略规划,品牌势能消耗殆尽。张弓酒业“将一手好牌打烂”。

    如果有一天张弓酒被市场淘汰,“2012世界末日”是一句很好的墓志铭。

    这一年,张弓老酒的出现,使原本神奇的张弓故事一幕幕交叉上演。

    豫东宁陵县境内的小麦颗粒饱满,优质强筋,是制作白酒的好原料。

    1951年,宁陵县张弓酒厂组建。1973年,研制出的38°低度酒,开白酒先河。

    1994年,中央电视台播放张弓酒广告,相声演员马季做代言人。一时间,“东西南北中,好酒在张弓”响彻大江南北。

    张弓酒销量猛增。1988年,在老厂几百米之外建起新厂房,俗称“北厂”,原厂址俗称“老南厂”。

    本来是为解决产能瓶颈的厂房扩建,为后来的争端埋下了伏笔。

    2002年,张弓酒厂倒闭。

    一年后,“张弓酒业”进驻北厂,拥有张弓商标。2011年被评为“中华老字号”。

    2012年,“张弓老酒”入驻老南厂。

    张弓酒业和张弓老酒,均采用租赁经营的方式,租赁期限均为20年。

    2018年1月,张弓酒厂正式破产并启动清算程序。

    张弓老酒同年8月出价4.15亿,竞拍获得张弓酒厂的品牌、厂房、建筑物等资产。

    老南厂拥有酿酒的资源优势,北厂拥有品牌和商标。两厂分庭抗礼,各具优势。

    南厂无权使用“张弓”商标,花了200多万买下“皇封”品牌,后又注册“老南厂”品牌。

    业绩是最佳尺度:北厂从年销售5亿多元跌至1亿多元。老南厂一直在几千万徘徊。

    1995年至1997年,是张弓酒的鼎盛时期,一年营收8个亿。2009年,宁陵县财政收入才突破一个亿。

    暗战

    当年的张弓酒厂是一个香饽饽,能在里面谋得一职,意味着锦绣前程。

    “上至县领导,下至车间主任,都想方设法把子女安排到厂里工作”。就连酒厂车间里干重活的酿酒工,没有熟人介绍也进不去。

    在效益最好的1997年,酒厂被塞进了5000人。

    这一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许多酒企风雨飘摇,张弓酒销售一落千丈。

    享誉大江南北的张弓酒,最终囿于一隅,以商丘本地和河南境内为销售重心。但本地市场竞争也在加剧。

    2012年,商丘市能叫出名字的大小酒厂,至少20家。

    河南白酒市场超过400亿,豫酒只占本土不足三成。规模以上白酒企业132家,产值过亿的不足10家,利润不到全国平均的一半。

    行业内人士喜欢拿杜康"两伊"大战类比:原本是一个酒厂,却因商标而开启长达多年的品牌争夺战。

    品牌内耗让杜康错过了最好的发展机遇,而张弓并非如此,张弓老酒的“皇封”商标和张弓酒业的“张弓”商标并非“两个杜康”的商标之争,更像是“泸州老窖”和“国窖1573”“全兴”和“水井坊”“沱牌”和“舍得”双品牌概念,只是品牌的所属企业是两个主体。

    3月28日,张弓酒业召开了2019年度营销会议。300多名一线销售人员参与。

    第二天,“张弓酒业停产”的消息就在网络上传开。8个月前,张弓刚被河南省授予了“五朵银花”。

    张弓酒业总经理马亚杰说,张弓酒业“被迫”停产。张弓老酒表示,“重组工作正有序推进”。

    张弓老酒总经理宋军表示:张弓酒业的停产绝非“被迫停产”而是另有预谋。

    张弓老酒竞拍时,孟艳接到了拍卖通知,但没有出席。“还不到参与的时候,里面许多事情有待解决”。

    隔了一段时期,孟艳公开质疑拍卖程序违法,仅仅维持了17分钟就结束,“众多违法违规导致我们没有报名参与拍卖”。

    硝烟已起,一场暗战。

    内争外夺

    把张弓带入危险境地的,不仅是外部市场竞争,也不止于两家张弓的内耗,就连张弓酒业内部亦曾火药味十足。

    围绕张弓酒的权力和商标之争,孟艳和孙旭瑞对簿公堂,两方势力的争夺成为宁陵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2014年11月9日,孟艳接替孙凡瑞成为张弓酒业最大股东、董事长,占比74.81%。孟艳表示:将不辱使命、继往开来;要卧薪尝胆,逆风飞扬。

    两个星期后,孟艳带领300多人社会闲杂人等有预谋,有组织,有纪律统一右手佩戴“白手套”冲击张弓酒厂北厂区,拿着棍械,打砸消防车辆及人员,砸开厂门,驱逐正在车间内生产的工人,场面极其混乱,现场令人触目惊心。

    这段视频被监控录下来,至今能够在网上查看到。

    几个月后,孟艳设立了“张弓·梦基金”,目标是在10年内资助10000名商丘贫困学子。暴力与慈善,轻松切换。

    2017年,张弓酒业销售2个多亿。孟艳跑到博鳌论道:低度白酒是健康的,是属于未来的。

    第二年,张弓酒销售下跌49%。

    张弓酒业2003年以租赁的形式进入张弓酒厂以来,却因为经营者的短视和杀鸡取蛋式的单纯追求效益的行为,只追求快速回款,不做品牌市场投入,一时间张弓成了个人老板争抢的“抽水机”。

    站在操盘者角度来看,不管是孟艳、孙凡瑞,还是张弓老酒的宋军、邓天志,身后都有众多产业。

    孟艳做的有汽车、投资和生物领域生意。

    张弓老酒董事长邓天志在北京、商丘拥有地产项目,并入股有金融、教育、物业和投资等板块业务。

    宋军依在北京持有两家公司,装饰工程等不同的产业经营

    早在2002年,孙旭瑞就入股金乡县金贵酒业,这也是他旗下9家公司之一。

    在操盘者手中,张弓酒业入股宁陵县一家投资担保公司、一家小额贷款公司,持有海南博昊酒业60%股权。

    后者是一家2013年在海南澄迈注册的公司,在椰壳里添入酒曲,进行半发酵,希望打造成“海南特色酒”。

    张弓倡导简化包装,提出“喝酒喝品质、不喝纸盒子”。但相比这些在消费者心智层面的动作,其实际的经营战略,显得分散而不可理解。

    从操盘者自身利益考量出发,一切迎刃而解——张弓酒只是他们其中一个业务。能不能“优生”,决定了能不能“优育”。

    政府出手复兴张弓

    2008年宁陵县第十二届人大常委第八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尽快盘活张弓集团南厂加快我县经济发展的决议”。

    期间政府多次与“北厂”张弓酒业协商,全面恢复张弓南北厂酿酒生产,抓住中国白酒的后“黄金十年”,全面改制重组张弓,但却因为经营者的目光短视,迟迟无果。

    宁陵县2012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时任县长李振兴提到:激活传统酿酒业,“张弓”品牌是一代又一代宁陵人用心血和汗水精心培育的知名品牌,是宁陵最大的无形资产,我们一定要倍加珍惜,精心维护,做大做强,千方百计盘活张弓酒厂南厂。

    说到这里,可能大家似乎明白了为什么“一副牌拆开打”,政府实属无奈,又不得不去发展传统酿酒业拯救保护张弓酒厂南厂的上千条百年老窖池和张弓酒的根。

    谁会去投资一个停产荒废13年的国企老厂,厂区内墙倒屋塌,废墟一片。宁陵政府千方百计招商引资,没有品牌,厂区废弃,想引进资金恢复酿酒生产简直是“天方夜谭”。

    一杯酒一个亿

    2012年清明节,北京商丘商会会长邓天志像每年清明节一样回老家给父母扫墓,时任宁陵县委书记李东生,闻讯,邀请邓会长去张弓酒厂南厂实地考察,据当时陪同人员说,厂区厂房都是墙倒屋塌破旧不堪,百年老窖也已沉睡数年,已经无法进入正常的酿酒生产,昔日的豫酒老大如今这步田地真是令人心痛不已,考察人员在时任张弓集团董事长韩玉东的陪同下走进了一个荒废多年调酒实验室,各种玻璃器皿玲琅满足,各种酒在各式各样的器皿中像是沉睡已久,现场的一切不禁让人想到当年张弓酒厂辉煌时期实验室技术人员的忙碌景象,工作人员从实验台最里面取出一个玻璃量杯,里面装了大半杯的酒,颜色略有微黄,说是40年的老酒,让大家品尝,品尝后令邓天志会长瞬间惊叹:这酒比五粮液好,比茅台好!一杯40年老酒打动了邓天志会长的心,说咱老家有那么好的酒,这厂就这样荒废了多可惜啊,于是就有了后来的河南张弓老酒酒业。

    张弓酒情怀

    据了解,邓天志家距离张弓酒厂不足6里地,张弓酒厂是其儿时的记忆。

    " 张弓酒是商丘的名片,小时候没喝过,1981年在北京当兵,第一次在外地喝到了家乡酒,感到很自豪。"

    或许与与老家酒厂的情缘,转业后的邓天志曾任职轻工部门,而酒厂当时则归轻工部门管理。此次的考察让邓天志会长萌生了要抢救张弓酒厂遗留下来的这些非物质的文化遗产,要保护张弓酒厂南厂上千条的百年老窖池,在他看来这是张弓酒的魂,张弓酒的“命根子”,于是决定投资启动张弓酒厂南厂,全面恢复南厂的酿酒生产。

    “北张弓”一手好牌打烂

    截止改制重组之时,已经租赁了北厂16年的张弓酒业,却因为经营者的短视和杀鸡取蛋式的单纯追求效益的行为,造成企业百疮千孔、负债累累、官司缠身、失信于消费者的局面。再加上张弓酒业管理层、董事会的股权之争、中途换帅等几次内耗,使张弓酒业元气大伤。以致走向了穷途末路,陷入了四面楚歌。关于张弓酒业前后两任董事到底是什么关系?民间有许多版本流传,几乎可以写一本充满阴谋欺骗、爱恨情仇的小说。但是,无论是股权之争,还是个人恩怨,两任董事长长期以来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为张弓酒业的企业形象和“张弓”品牌蒙上了一层灰色的阴影。企业一盘散沙,导致了人才的流失,许多高端生产、经营人才,纷纷离开张弓酒业,另谋高就,有的甚至成为张弓酒业的竞争对手。同时,消费者对张弓酒业的产品也失去了信心,致使产品销量一落千丈?

    奄奄一息

    据天眼查了解,张弓酒业被起诉被查封案件数起,法人代表被列为黑名单失信人,企业对公帐号被查封。据张弓酒业内部职工称他们近几年的养老保险金企业一直都没有向劳动部门缴纳,金额巨大已经让员工感觉到了危机。厂区内所有原酒已被中原银行等多家债权人查封,昔日的经销商、供应商、广告商都成了今天的债权人,现已有债权人向宁陵县人民法院提出张弓酒业破产申请,经营了16年张弓酒的中华老字号企业张弓酒业还能活下去吗?

    弥天大谎

    2019年3月29日张弓酒业宣布停产,4月1日通过企业家杂志某记者头条号发布以“中华老字号,百年张弓酒”面临关门停产为标题,利用愚人节愚人的方式在互联网上传播,各大新闻媒体捕风捉影竞相报道,听取张弓酒业董事长孟燕和总经理马亚杰一人之语,对张弓酒厂破产的相关法律问题进行失实的新闻报道,严重的违法了新闻的职业道德,在没有搞清楚真相的前提下很有立场和针对性的进行了恶意炒作。张弓酒业并非“张弓”品牌,因为“张弓酒业”和“张弓”品牌是租赁关系,用企业的经营不善导致停产捆绑“张弓”品牌,意在混淆概念,扭曲事实,以错误的“标题党”恶意炒作,对豫酒振兴张弓改制的整体推进进行了错误的舆论引导。

    真像大白

    2019年4月11上午10时许,中国某报社和某电视台的两名记者前往商丘宁陵县张弓镇的张弓酒业厂区暗访,厂区前门大门紧闭,门前空无一人,的确如他们对外所称的“已经停产”,从后门进入后,记者却看到另一番景象,只见厂区内车水马龙,机器轰鸣,工作人员川流不息,产品包装生产都在有序进行,记者走进其中一个包装车间,看到包装工人正在生产的“张弓喜酒、张弓度酒、张弓圆筒”等产品,成品直接装车通过后门运出,记者在厂区内询问了一名工作人员,为什么要从后门进出而前门关闭,工作人员称:“这几日,上面有检查”我们暂时关闭几天,等检查完了就开门了。谁检查?查什么?怎么查?对外宣称“已经停产”,其实仍在大规模生产,正门紧闭空无一人,后门车水马龙人头攒动,究竟为哪般?

    张弓酒业以“宣布停产”引发媒体跟风炒作!前门关闭“走后门”,生产一切照旧!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惊天秘密……

    说到这里可能大家才搞明白本文的标题

    张弓酒业的“前世今生”!

    来源:商丘播报


    扫一扫
    享受分享乐趣

    推荐阅读

    
    全部评论(0)
    • 积分

      191

    • 文章

      651

    • UID

      2